原標題:《猛獁專訪丨幕後主創揭祕!關於河南春晚 你好奇的都在這兒!》

  猛獁新聞·東方今報 首席記者 吳淨淨

  這幾天,陳雷的電話快要被打爆了!作為2021河南省春晚總導演,這些天,他的朋友圈裏,工作羣裏都是在説河南春晚。在河南廣播電視台全媒體營銷策劃中心、猛獁新聞的主持下,聯動河南衞視、都市頻道等微博賬號形成合力製造話題,2021河南省春晚頻登熱搜,終於出圈了!《唐宮夜宴》、《白衣執甲》等多個節目備受好評,也被人民日報轉載點贊。為這台晚會,整個春晚主創團隊忙碌了三個月,如今看到網友們盛讚,有點蒙“出乎意料!”但更多是欣慰,而參與節目的方錦龍、李亞鵬看到熱搜後也第一時間給他們打來電話、發來信息祝賀。猛獁記者也再次採訪到導演組的幕後創作人員,聽他們講述這台晚會出圈的背後故事。

  關於唐宮夜宴

  不少網友去河南博物院打卡了

  河南春晚出圈的《唐宮夜宴》中,以夜宴的樂師們為主角,展示了唐朝少女們從準備、整理妝容到夜宴演奏的過程。為體現豐腴的唐俑形象,演員們穿着塞海綿的連體衣,嘴裏含着棉花登台演出,而眼角兩道月牙形的妝容,也完全再現了風靡於唐代的女性面部潮流妝容“斜紅”。這支古典舞《唐宮夜宴》由鄭州歌舞劇院舞蹈編導陳琳創作,14名女舞蹈演員,用婀娜多姿、秀逸韻致的舞姿,將大唐盛世的傳統文化形象,完美地呈現在舞台上。

  五分多鐘的時間裏,唐朝時期宮廷樂姬們,通過無台詞的表演,靈活領現地展現了當時唐朝宮內底層人的生活心理現狀,或嘻戲打逗,或端莊優雅,鮮活生動。雖然只有幾分鐘,但背後小姐姐們付出了無數的汗水。塞海綿的連體衣讓她們每次排聯完都是“仙氣飄飄”,小姐姐們説“感覺自己快蒸發了”、“像剛蒸完桑拿一樣”,嘴裏的棉花也是讓她們經常“乾嘔”,而且表演時很難受,“嘴巴里面都已經被塞滿了,想流口水,但是嗓子眼又有點幹。尤其是跳的時候大喘氣,呼吸的時候嘴巴里邊乾的,想把棉花吐出去又不能,很難受”。

  陳雷介紹,《唐宮夜宴》由2020年鄭州歌舞劇院在第十二屆中國舞蹈荷花獎中的參賽作品《唐俑》改編而來,整體上風格詼諧幽默,又不失文化底藴。“2021年的春晚希望能給大家更多歡樂的東西,鼓鼓勁兒,傳遞歡樂和温暖。”在和這支舞的原創編導們溝通後,晚會沒有對舞蹈內容本身做太多改動,只是稍微壓縮了時長,儘量從電視包裝的角度去給這支舞的呈現效果加分。而《唐宮夜宴》不僅在舞蹈層面讓人感到震撼,節目中博物館元素更是為河南博物院又圈了一波粉,不少網友已經決定去預約參觀了。

  問:咱們的春晚是什麼時候開始籌備?可以講講《唐宮樂宴》登上河南春晚的機緣嗎?

  陳雷:我們是11月中旬開始籌備晚會。我們和鄭州歌舞劇院一直都是非常好的聯誼單位,他們每年都會有很多優秀的作品出來,河南廣播電視台作為咱們的綜合媒體展示平台,在文藝這一塊也經常有合作。我們一直在關注河南去年發生的一些大事件,像去年荷花獎參賽作品中,河南出來了好幾個比較好的作品,比如《唐俑》,我們當時看到這個作品以後,就覺得這個作品整個傳達的這種詼諧幽默的東西,特別適在春晚這樣的舞台,能給大家帶來一些輕鬆和趣味感,所以當時就跟劇院聯繫邀請這個節目來上春晚。

  問:節目的靈感是來自哪裏?可以解讀一下創作思路嗎?

  陳琳:都説藝術來源於生活,我們這個作品也是從生活中的點點滴滴和我們的文化來選取的,然後經過舞蹈的表現形式來展現給大家。《唐宮夜宴》講的是我們的大唐盛世的景象,唐代在我們歷史當中,不管是服飾、服裝還有文化都是非常鼎盛的時期,我們作品的來源也是從我們的博物館當中提煉的,像一些唐俑的形態,還有我們唐三彩的藝術。如果去過河南博物院的話,會看到一組唐三彩的樂俑,唐三彩是我們洛陽非常重要的一個文化遺產,樂俑身穿的服裝就是以黃色和綠色為主。我當時看完以後,第一個感覺就是我們要還原本真,還原當時唐俑流傳下來的文化,所以有了我們的這一組造型。

  我覺得如果要是給予她們生命了,她們能告訴我們什麼,能給我們講一些什麼樣的事情?按這個思路開始創作我們這個舞蹈的五個段落。當賦予每個人物生命後,她們有了自己的性格,所以大家也能看到我們的小姐姐們有的是撅着小嘴,有的是耍小心思,有的是站錯隊了……她們差不多是在十三四歲左右,心態還是很年輕,很調皮。這是通過我們當代人的審美,去講述那個時代的事情。

  我想通過她們靈活的方式把我們拽回到1500年前,然後當她們表演完,一個個女俑瞬間定格的時候,又回到了我們的博物館。我看到網友們也非常喜歡這一點,就是當她們都是往後走的時候,有的小姐姐是回眸一笑。我想説,雖然大唐盛世的景象已經離我們而去了,但是希望我們現代人還要記着這是我們中國文化,這是我們的瑰寶,不要忘記她們。

  問:在創作過程中,有遇到什麼困難或有趣的事嗎?

  陳琳:我們這個作品是原創的作品,第一次展現在舞台上面的是2020年的10月18日。當初做這個作品的時候也在考慮,要怎樣突破以往的古典舞,要有什麼創新的地方。另外,就是如何讓觀眾朋友們喜歡我們這個節目,看懂我們這個節目。

  除了這些,還有身材方面。大家都知道舞蹈演員的身材都非常的苗條,但是作品是展現唐代的,那時是以肥為美。基本上我們的服裝造型都是還原當時的樣子,屁股、肚子還有上半身的肩膀都是夾厚的。嘴裏塞棉花一開始也不習慣,會幹嘔。你想想,她們穿這個衣服,嘴裏塞棉花,還得有笑的表情,又不能露出來,還得看着自然,很難。

  問:舞者嘴裏塞棉花是怎麼想到的?

  陳琳:我們的化妝師是北京的老師,當時去他們家裏邊,我説怎樣通過化妝的方式來讓我們的演員的臉能豐滿一些。我記得有一個電影叫《瘦身男女》,就是通過影視化妝的技術做到的,但是需要做倒膜,費時費力費財,後來就想怎麼樣通過白色的粉底或者不打陰影,讓臉再更大一些,顯得圓潤。討論的時候吃了一顆葡萄,臉一邊鼓起來,我當時渾身的汗毛就起來了,靈感就這樣碰出來了。但是葡萄它是硬的,臉鼓的時候有楞角,而且萬一上台後卡到喉嚨裏會有危險,就把紙巾疊了塞到嘴巴,但時間一長會軟掉,後來又想到拔牙時塞的棉花,靈感就這樣來了。

  其實大家塞上以後很可愛,不是胖就不美了,它還有另外一種美,就是這種嬌憨的美。

  關於創意混配

  國樂大師演完很興奮表示“很過癮”

  《唐宮夜宴》出圈後,不少觀眾看了河南春晚的完整版,然後又發現了晚會中其他創意新穎的節目,比如穿着宇航服打太極的太極表演《天地之中》,太極八卦,宇宙星辰、飛天夢想以及我國的航天事業,盡在其中。天馬行空的想象力,讓網友們驚歎不已。再比如網絡上很火的國樂大師方錦龍吹響了千年骨笛,與河南博物院華夏古樂團以及電聲樂隊合作,帶來的那段《國樂新春暢想曲》。作為河南博物院鎮館之寶之一的賈湖骨笛,來自8000多年前的它能被吹響已經是一個奇蹟,而且還與古樂團以及電聲樂隊合作,更是擦出了奇妙的火花,用風友的話説:“真正做到了雅俗共賞!”“這個絕了!現代文化與古代文化的交融!”

  問:國風古樂和電音本是兩個極端的樂種,怎麼想到讓這二者結合?

  陳雷:也是想讓更多人感受古樂的美、音樂的美,讓古老的音樂發出新的聲音,也是傳承與創新的一種體現。跟方錦龍老師約的比較晚,但確定來了以後,我們在電話裏就達成了一致。我們第一次通電話就打了一個多小時,當時本意是提出河南春晚邀請,沒想到上來就變成了一場強烈的腦力激盪創意研討。當時就一致決定:我們堅決不演在其他地方演過的表演,一定要做一個原創的形式。

  鑑於方老師不拘一格的要求,我們有了這個創意並搬上舞台。他其實也是第一次跟我們的古樂團以及電聲樂隊這樣合作,對他來説也是個很新鮮的嘗試,在非常短的時間把很多曲子重新編曲,這麼多樂器重新融合,最終再呈現到舞台上,也是很考驗我們的執行能力。但是還好,我們河南華夏古樂團還有我們電聲樂隊的水平都很高,兩週就完成了。當然,背後也是做了大量的工作,除了編曲融合,整個錄音工程都進行了七八個小時。

  表演結束,方老師也很興奮,他回去後的第二天還跟我打了半個多小時電話,因為B站跨年的那個作品出圈後,這是第一次排這樣的新作品,他表示第一次跟古樂、電聲的合作很“過癮”,還有很多想玩的……我更覺他是痴迷國樂的“寶藏老頑童”了。

  陳雷:可以介紹一下《天地之中》的創作理念麼?為什麼會設計穿宇航服打太極?

  答:去年太極申遺成功,作為河南武術文化的兩大文化名片,在少林功夫和太極拳中我們今年選取了太極拳。太極文化不僅僅是一種強身健體的拳術,從河圖洛書到易經出世,從伏羲創世到老子出關……在到今日的方方面面無不隱藏着太極博大深邃的智慧,這個節目是導演組把幾組超級符號創新融合後產生的驚豔效果。穿宇航服也是我們做了創新,是想緊靠主題,整個節目其實以太極拳為載體,傳揚的是太極智慧,講述的是中華民族千百年來的飛天夢!

  起名“天地之中”也是一語雙關,這些人類的智慧結晶從天地之中的中原大地誕生,有中原之“中”的地域意義,所以我們可以看到建在天地之中位置的“觀星台”。太極文化也一直探索着天地間的“中”的智慧,“有無相生,難易相成,長短相形,高下相盈,音聲相和,前後相隨”,“挫鋭解紛、和光同塵”等等都在探究大道無形順勢而為萬事萬物和而不同求“中”存異的哲學意義,所以我們能看到很多齒輪,既代表每一個事務都是由很多細小精密的單元組成體現團隊精神,又代表大國製造科技強國之夢離不開世代國人的努力,是所有人智慧的體現,“中”也寓意中華民族自古就在探索怎麼樣鏈接天地,尋求天地人合一的中間力量之意。這裏的太極拳迴歸到古人太極文化,中國航天科技迴歸宇宙探索的初心,古今兩種文化在天地之中的中原,進行人類對世界由來的對話,編導有其深邃的哲學內涵。

  問:網友説天地之中是幾千年來一脈相承的浪漫,您怎麼認為?

  答:“飛天”本身就是一種浪漫,從上古傳説到神話故事,從宋詞中“不知天上宮闕”到敦煌壁畫的“飛天”,從古至今中華民族乃至全人類都在幻想假想猜想甚至實現“飛天”的夢想,特別是當飛天成為體現大國實力的今天,這個節目不但為了慶祝太極拳世界申遺成功,更是對大國飛天國力的集中體現和鼓舞。好創意好內容好形式,還有懂我們的觀眾,才有了包括“天地之中“在內的河南春晚的出彩。

  問:《白衣執甲》也引發了網友共鳴,看得好多人熱淚盈眶,怎麼會想到把戲曲與抗疫的元素結合起來?

  陳雷:2020年,最牽動人心的就是新冠肺炎疫情,所以,這次我們春晚的一個重要版塊就是“抗疫”,我們也為這個版塊設計了很多新穎的創意和表現形式,來展現我們河南的“硬核抗疫”。戲曲一直是我們春晚的一個亮點節目,就想通過我們戲曲藝術家與抗疫先進人物代表的聯袂表演,來歌頌我們最可愛的人。

  關於審美高級

  這次有“高人”相助

  看過河南牛年春晚,很多網友的第一個感受就是“審美高級”,高科技的運用也是恰到好處,與節目完美融合,看起來賞心悦目。特別是《唐宮樂宴》,節目組運用了5G+AR的技術,讓虛擬場景和現實舞台結合,將歌舞放進了博物館場景,製造出了一種博物館奇妙夜的感覺。節目中,參加夜宴的宮女們如同在古畫中穿行,她們時而嬉笑打鬧,時而梳妝打扮,或撲蝶或戲水,當場景切換到正式的宮廷表演時,宮女們的舞姿又不失大氣恢弘,盛唐時期的文化風貌盡情展現,美得像一場夢境。而《天地之中》,行雲流水的太極表演,配上氣韻十足磅礴大氣的背景音樂,以及流暢自如的運鏡,科幻感迅速拉滿!

  問:網友對這次河南春晚的舞美印象深刻……

  陳雷:這一次舞美我們有高人相助。請的是去年央視春晚鄭州分會場的舞美徐來賓,他也是中國新鋭舞美設計師,連續三年為央視春晚分會場做舞美設計了。可以看到,這次舞美採用中國傳統文化中的燈籠作為主元素,通過技術手段,讓整個舞台劃分出不同維度的表演區域。技術上也通過威亞手段,在舞台上呈現不同的場景。讓演出不僅僅是舞台這一單一表演區,最終為大家帶來的不同空間的表演。而且這次整體視覺包裝上,也結合了AR製作技術,對節目進行虛擬包裝的全新融合,就是想為大家帶來一場視覺上的饕餮盛宴。

  問:除了《唐宮樂宴》,《天地之中》的視覺呈現讓網友驚歎……

  陳雷:這次節目在編排上以“太極圓”、“陰陽魚”為基本變幻隊形,使用了威亞增強立體空間,節目錄制上在舞台上拍攝一遍,又在摳像藍底下拍攝一遍,採用電影機拍攝,節目錄制花了一整天。後期作用AR包裝技術將我們創意的很多形象符號增強視覺包裝到節目中,比如觀星台、齒輪機械羅盤、火箭升空等,使觀眾更能夠理解節目創作初衷,普視性更強。

  這次後期的工作量很大。大家看到的很多的場景的變換,包裝的特效,包括騰格爾老師坐的神祕交通工具,全都要靠後期。他們基本上連軸轉,機器不寫,最可怕是人也不歇。今天我們能夠呈現給觀眾的節目,是要達到我們自己心裏的既定標準,所以説在這個過程當中,溝通、編排、包裝、後期的打磨修改等等這些不合格的,就會打回去重新弄,但又不像打磨工藝品一樣,有時間在那慢慢磨,節目一定要在那個時間節點趕出來,所以不敢走一點點彎路,否則就要前功盡棄了。

  大家可以看到,這次視覺視頻舞美技術運用了當今最前衞最炫酷的多維表達手段,體現大製作、強刺激的的藝術追求,這也是導演、演員、視覺、舞美、音樂、威亞、後期等等多兵種聯合作戰的結果。

  關於經費投入

  “500萬”的傳言不準確

  2021河南牛年春晚亮點非常多,在演員方面,除了柏青、虎美玲、範軍等河南名人、名家外,也有李亞鵬、秦牛正威等發展不錯的河南籍名人和明星,此外騰格爾、閻維文等著名歌手也加盟了河南春晚。在網友看來,雖然沒有所謂的流量,但多是實力派,有誠意有創意,一樣可以做出好節目,有傳聞整台晚會預算只有500萬,所以有網友對此調侃“還好經費有限,不用請流量。”

  問:傳聞這次春晚預算只有500萬,是真的嗎?

  陳雷:其實不是網友們想象的那樣,我們投入也是不小的,當然相比一些發達地區的衞視春晚可能會少一些。今年不光是經費的投入,我們也請了很多高手,像之前我們在北京也開了一次研討會,邀請到了很多業界的大咖和專家來給我們指導幫助,給了我們很多可貴的意見和建議,這些都是無形的財富,包括所有編導演員的智慧和投入,一台春晚都是由所有人的努力結合而成的。

  問:之前探班時也聽工作人員講,在邀請演員階段,您也親自拜訪和邀請了許多河南籍的藝人?

  陳雷:都可以理解,只能説我們需要做的更好。還是那句話,我們把自己的東西先做好,用好作品贏得別人的肯定和尊重。就像這一次“唐宮”能被這麼多人認可,裏面一定有一點叫文化自信,這種信心是不能缺失的。這種信心不是來源於“我配合你”,“給我面子”,而是真正由內而外的一種自信。

  問:這次河南籍的李亞鵬和秦牛正威節目是如何設計出來的?

  陳雷:凡是加盟的演員,我們會設計出最不一樣但適合他的節目,而且一定會接上河南的地氣。像李亞鵬的《我的鄉愁》,從無到有帶創作只有五天時間,在此之前,也商量了很多節目形式,最後説講述朗讀或者講述,我説不要朗誦,講述一個關於河南共情的東西,那講什麼呢?我講鄉愁吧!撰稿老師在車裏與亞鵬通了半個多小時電話便有了初稿。為什麼選擇“鄉愁”?因為這是春節最為“共情”的話題,每個人都有牽絆着自己,又温暖着內心的一份鄉愁,是可以引起共鳴的。

  那秦牛正威來了以後,我覺得是可以帶來一些清新的氣息,會給她設計一些輕鬆的、可愛的、養眼的這樣的環節。而騰格爾老師來了,肯定不會“放過他”,負責給我們觀眾驚喜和彩蛋,,而且是接地氣的那種,就是大家看到的騰格爾版的《編花藍》。

  關於出圈

  方錦龍李亞鵬發來祝賀信息

  這一次河南春晚出圈後,幕後的創作者也引發了網友的關注,作為總導演,陳雷也成了大家好奇的對象,他許久沒用的微博也被網友找到,私信給他鼓勵。有網友評論“通過河南春晚又瞭解了一位油菜花的導演”,這位1984年出生的導演雖然年輕,但卻是有15年工齡的老電視人了,之前導過多場大型主題晚會,積累了大量經驗,這也是他第一次擔任春晚的總導演。對於這次大家的稱讚,他一再道謝,他説,這次春晚是從上到下集體智慧的呈現。

  問:很多人都知道我們的河南的文化底藴厚重,但似乎與關注度不匹配,作為創作者怎麼看?

  陳雷:這次我們也是在做一些嘗試,比如把想表達的東西以小見大的講述,沒有把它放到一個太厚重的框架裏面去,我們不是在做一箇中原發展的史詩,就是呈現一台晚會,讓大家覺得好看好玩好聽,然後温暖就行了,沒想到觀眾認可了。所以也證明我們立足文化這個方向選對了,其實之前我們一直在思考,河南的特色在哪?做春晚的時候跟別的春晚有哪些不一樣?後來覺得還是迴歸到我們的文化上,這其實也是我們最大的特點和優勢。而且你會發現,你覺得越厚重的東西,可能年輕人他並不一定不喜歡。

  問:這次成功對未來河南文藝節目的創作方向會有影響嗎?

  陳雷:未來可能要下功夫和心思在表達上面。像《唐宮樂宴》節目裏面可以看到國寶、國風、國潮的幾大元素都融在裏面了。她們在文物的一個架子上覆活了,就像是唐朝少女的博物館奇妙之夜,國風就是我們的山水彩墨的畫幅,那裏面有很多名畫的影子,最後看到大唐宮殿,我們用了過去的一些元素,加上我們文創的一些思維在裏面,是有國潮的元素在。這些嘗試被網友認可喜愛,那麼我們接下來在做很多節目的時候,更會立足於我們的本身的民族文化,傳統文化,然後在做更多的融合,來傳播弘揚我們的中原文化。

  問:有網友問節目中的相關元素會出周邊嗎?

  陳雷:會考慮 。其實節目上線了以後,我聽説很多朋友都去博物院打卡了,這兩天博物院人特別多,挺高興的,感覺為傳統文化的復興貢獻了一點點力量。另外,説到手辦,今年我們河南春晚有兩個吉祥物,叫華華和夏夏,是兩隻牛,靈感就是從我們殷墟博物館的國寶牛尊那兒來的,其實今年的春晚方方面面都是跟我們的傳統文化,跟黃河文化、中原文化聯繫緊密的。

  問:這次晚會上熱搜,參與的演員有跟你交流嗎?

  陳雷:方錦龍老師下午還打電話表示祝賀。他們都很認同河南文化,方老師對河南的古樂器是有敬畏之心的,他本身就是一個就是國樂的收藏愛好者,他自己有個私人國樂博物館,他就認為中原的國樂大有可為,也希望跟我們團隊有更多的合作。

  李亞鵬也發微信表示祝賀,説這個節目特別設計的特別好,很感動也很有幸能參與到家鄉的這次春晚,也期待我們有更多更棒的作品可以給到觀眾,他們會持續關注河南的發展,會努力為家鄉的發展貢獻自己的微薄之力。

  這一次我們也確實是用作品來説話,用作品贏得了他們的尊重。

  問:看很多網友説,發現了一個有才華的導演,都在微博@你,最大感受是什麼?

  陳雷:也挺不可思議,也收到微博私信,對我們非常客氣,也很尊重,有的説“導演你很忙嗎?不好意思打擾你了,我只想跟你説一聲,你做的真的很棒”。很感動,大家的這種肯定和褒揚多多少少也會對我們有壓力,只能做到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,我們繼續努力,把工作做好。其實我最想説的是,這次河南廣電改革,給更多人提供了開放的平台。像這次春晚是競聘制,大家都可以來參與,先通過PPT講創意和想法,兩輪之後才確定人選,竟聘上了以後,你來扛旗帶着大家往前走,但是在這個過程當中,其他也參加過競聘的人也會協助你,共同努力把這個工作做好。如果説你經驗不足,單位還會邀請一些專家給你指導,所以我覺得,這次春晚得到大家的肯定,是集體智慧的結果。

  問:這次咱們春晚出圈最大的收穫是什麼,有總結成功的原因嗎?

  陳雷:我覺得我們方向找對了,我們立足中原文化、黃河文化,然後運用了新的表達方式和技術手段,把我們的思想以及想要表達的很多情感給放到裏面,最後收穫了觀眾的認可和讚許。特別是得到了很多年輕觀眾的喜愛,這對我們來講非常欣慰,因為對於媒體人來説,是有這種責任感的。你不做成年輕人喜聞樂見的東西,他們是不會接受的,當你做到的時候,他們就會愛上我們本身的民族文化,那麼在這個時候就會發現,這種節目能夠給他們一種強烈的文化自信,民族的驕傲感和認同感。當這種感覺被喚起的時候,他們也會把我們萃取的這些精髓的東西融入到他們今天的生活中,他們的情感裏,他們的血脈裏,甚至他們的行為中。這樣的話,作為媒體工作者,不管是傳統文化復興,還是民族文化的傳播,我覺得才是盡了我們的一點綿薄之力。